Menu

AG平台 4亿大单终止 复盘珈伟新能的锂电坎坷路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2/28 Click:184

  4亿大单终止 复盘珈伟新能的锂电坎坷路

  财务状况方面,截至报告期末,珈伟新能总资产43.01亿元,较期初减少37.39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19.12亿元,较期初减少36.08%。公司表示,主要是报告期内出售子公司及计提资产减值导致。

  珈伟新能公告,就下属控股子公司2018年6月签订的一笔合计20万只锂电池系统的合同履行进展披露称,截至目前,合同方下发电池订单1200只,实际交付完成300只,目前合同已到期,合作自然终止。

  据珈伟新能最新公告,这笔20万只锂电池系统合同交付执行未达预期的原因,包括中莹工贸方面资金紧张未按时付款、中莹工贸产品未通过国家3C认证等。珈伟龙能出于风险控制的考虑暂停了后续订单交付。从已交付的300只产品来看,产品性能、品质等指标均达到预期目标。

  珈伟新能曾表示,2019年公司将抓住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和石墨烯材料应用的投资机会,加快公司锂电池业务板块产能的提升。

  珈伟新能在对新京报的回复中表示,2018年公司开展动力锂电池及储能产品业务。其与中莹工贸洽谈合作时,中莹工贸合作的运营平台已签约及洽谈中的主要客户有顺丰、中国邮政、美团外卖、饿了么等。中莹工贸的电动车制造业务与公司锂电储能业务相契合,因此公司选择与之合作。

  就上述双方没有违约责任的表述AG平台,珈伟新能向新京报表示AG平台,公司与中莹工贸签署的购销合同符合公司战略规划AG平台,根据《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》相关规定,属于可能对公司经营成果产生影响应披露的重要合同。双方没有违约责任是因为购销合同是意向合同,双方根据市场情况另行签署订单合同进行每批产品的下单和交付。受客观因素制约导致合同履行不如预期,不存在“忽悠式合同”。

  这笔逾4亿元的锂电池系统订单曾被珈伟新能表述为“是公司锂电池业务的重大突破,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”。自2017年进入锂电池市场后,珈伟新能将锂电列为其核心业务之一。如今,珈伟新能的转型之路再遇挑战。

  去年4月,新京报曾报道,珈伟新能近年巨亏,与其单一大股东振发能源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“振发集团”)的下滑关系密切。2014年开始,以LED照明为主营业务的珈伟股份(珈伟新能前身,2018年11月更名)展开转型,通过收购振发集团旗下的华源新能源而跃入光伏电站行业,振发集团亦成为珈伟股份大股东。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珈伟新能2月上旬发布的公告显示,其近两年前签订的一笔金额逾4亿元的锂电池系统合同到期终止,双方约定的20万只锂电池系统实际仅交付完成300只。

  就业绩变动,珈伟新能表示:受政策面及银行抽贷影响,公司现金流紧张,EPC业务接近停滞;受中美贸易战影响,公司海外照明业务收入同比大幅下降;与去年相比,报告期内各项资产减值计提减少。

  在华源新能源并入上市公司报表后,振发系进而成为上市公司的最大收入来源户。大量的关联交易虽然为上市公司贡献了业绩,但并未全部转化为现金,而是多以应收账款形式存在。随着振发集团资金趋于紧张,相关坏账也进一步增加。

  据年报披露的财务数据,2017年珈伟新能的锂电池业务实现营收2527.47万元,占营收比重为0.74%。2018年,锂电池业务实现营收313.01万元,占营收比重下滑至0.19%。

  逾4亿锂电订单未按预期执行

  据2月8日公告,珈伟新能表示,目前合同已到期,相关合作自然终止。对于合同未能按预期履行,根据约定,双方没有违约责任。

  转型锂电未见成效

  至于珈伟新能有无对中莹工贸资金实力、国家 3C 认证进行持续跟踪,珈伟新能方面未予回复。

  新京报记者 朱玥怡

  珈伟新能表示,锂离子电池作为公司主营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,是公司未来重点发展的核心业务板块之一。

  按计划,珈伟新能拟在2019年回收金额不少于3.91亿元。但由于振发集团的资产或股权几乎都被冻结或质押,且债权人较多,处置难度较大,导致公司实际收到的还款金额较小,与年初计划差距较大。

  珈伟新能表示,公司在2019年前三季度持续不断督促振发集团归还欠款,希望可以回收部分应收账款,但结果并不理想。经过公司管理层的充分讨论及与审计机构充分沟通的基础上,公司从谨慎性原则出发,对回收不确定性较大的应收账款6.46亿元在第四季度拟全额计提坏账准备。

  关于与中莹工贸逾4亿订单未能按预期履行是否意味着锂电布局失利,珈伟新能未直接回复新京报。

  深交所2月2日向珈伟新能下发的关注函显示,根据2018年年报问询函回复,珈伟新能对大股东振发集团及其关联方光伏电站EPC业务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0.09亿元。

  珈伟新能数日前披露的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,预计2019年实现营业总收入8.41亿元,同比下滑50.23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0.73亿元,上年同期亏损19.9亿元。

  其就公司的锂电业务布局表示,公司锂电池业务受资金紧缺和行业调整因素等影响,产能未能及时扩大,经过公司战略梳理,将生产资源集中于PACK制造环节;在电芯制造方面,重点采取合作生产和OEM生产模式。公司将持续开展锂电池产品的设计、研发和销售业务,聚焦于提供国内外专用车、低速车及海外储能业务领域。

  珈伟新能回复深交所称,2019年公司管理层一直在持续沟通和落实振发集团还款资金来源和计划。振发集团也有较强的还款意愿,一直在积极配合,与各大央企等潜在意向买家沟通,试图出售电站资产以偿还债务。

  据珈伟新能2018年6月公告的合同,其下属控股公司珈伟龙能固态储能科技如皋有限公司(下称“珈伟龙能”)与无锡中莹工贸有限公司(下称“中莹工贸”)签署了《关于电动车电池系统购销合同》,中莹工贸将从珈伟龙能采购两款型号的电动车锂电池系统,数量合计20万只,合同金额为4.32亿元,双方约定一年内完成全部产品交付。

  珈伟新能表示,公司在专用车、低速车及海外储能业务领域广泛对接客户开展销售,除中莹工贸以外,目前与多家客户的合作均正常开展,订单在持续交付中。

  但从 LED 照明到大举进军光伏再到拥抱锂电,珈伟新能的转型之路颇多波折。

  “公司锂电池业务受资金紧缺和行业调整因素等影响,产能未能及时扩大,经过公司战略梳理,将生产资源集中于PACK制造环节”,珈伟新能最新回复新京报记者称。

  督促大股东振发还款结果不理想,计提逾6亿坏账准备

  珈伟新能曾在公告中表示,上述合同的签订,充分说明公司的锂电池产品被市场逐步认可,是公司锂电池业务的重大突破,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。

  珈伟新能2017年年报显示,其于2017年正式进入锂离子电池领域,并在江苏南通设立公司——珈伟龙能;报告期内,珈伟龙能一期1亿瓦时快充型软包动力电池项目成功量产。目前,公司正在积极推进二期动力及储能用锂离子电池项目,相关工程及土建工作已经开展,二期达产后可实现20亿瓦时的年锂离子电池产能。

      本报记者 贺骏

  北京目前有82.7万返京人员处于居家观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