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

AG平台 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?(金刚经白话版,建议收藏)

Source:adminAuthor:admin Addtime:2020/03/01 Click:59

人间稀有的佛陀啊!佛陀照顾好每一位菩萨的心念,让每一个菩萨能觉察到心念的起伏变化,佛陀,每一个人都发愿要悟道成佛,他们的心应该怎样去“住”呢?如何才能降伏他们的心呢?佛陀被须菩提这么一问,差一点把刚才吃的饭给喷出来!

佛陀给了须菩提第六意识层面的答案,现在佛陀想再给须菩萨最高意识层面的答案,也就是没有意识的层面,叫“空无”的答案。

我们来解释一下这个状况。

不错呵!须菩提有点进步了!他已跳脱了大脑的思维,这思维不是来自于大脑的回答,而是来自于第五层面的意识,它没有相对性、二元对立的东西,它没有形相,不过须菩萨是真懂还是假懂?须菩萨是一只鹦鹉吗? 牠只是在学佛陀讲话吗?

佛陀很高兴的说。

佛陀是以第六层面的意识来做解说的,第六层面的意识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,也没有男女的分别,更没有你我的差异,它就只是“是”的意识,佛陀想再破除须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层面意识(理性、逻辑思考、会不断问问题的念头)。于是佛陀再举布施的例子,要须菩提“无相布施”,不着于形相来布施。在布施的过程中,没有布施的我,没有接受布施的人,能够这样,福德就像无穷尽的宇宙那么大,是没有办法去想像的,菩萨就应当这样“住”。

不错呵!须菩萨有点进步了!他已跳脱了大脑的思维,这思维不是来自于大脑的回答,而是来自于第五层面的意识,它没有相对性、二元对立的东西,它没有形相,不过须菩萨是真懂还是假懂 ?须菩萨是一只鹦鹉吗?他只是在学佛陀讲话吗?所以佛陀就更进一步来确认他是否真的懂。

“须菩提,你的意思怎样?我以前在我的老师『然灯佛』那里的时候,有没有得到成佛的方法?”佛陀问。

大脑是心念起伏的住所,大脑每天都在问“如何?”“为什么?”“怎样?” 如果你给了大脑一个答案,它就会再丢一个问题给你,于是你再给它一个答案,它又再会丢给你一个问题,永无止境,这就是我们大脑每天的心念,你须菩提不是说:佛陀照顾好每一位菩萨的心念,让每一位菩萨能觉察到自己心念的起伏变化吗? 你怎么没觉察到『心如何去安住』的这个心念呢? 如果你觉察到这个心念,也就不会问我这个问题了,而你问的,不就是答案了吗 ? 你再度失去了察觉! 你的问题是我的答案,我要如何回答你?

佛陀说: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佛陀的意思是说,第一至第六层面意识展现出的各种形相,都是不真实的,如果你能看见所有的相都不是相,你就看到了『空无』,空无是如来的真面目,因为如来,佛,也是一种相AG平台,没有如来AG平台,没有佛AG平台,就没有任何的相了!”佛陀给出了最后的答案。

“须菩提!这些微尘,佛陀说不是微尘,所以取名为『微尘』;佛陀说世界,就不是世界,所以取名为『世界』。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可以用三十二种好的相来见佛吗?”佛陀问。

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(一)

“不可能!佛陀!不可以身相来见佛,为什么 ? 因为佛陀你所说的身相,就不是身相 !”

“你不要这样说(你实在对我太没信心了)!在我死后五百年,如果有人看到我们对话内容的记载,立刻就相信我所说的人,这样的人并不是一般人,而是曾在很多佛的教导下,种下了种种开悟的善根,所以凡是只要看到我所谈话的记录,或者只是一听到就立刻相信的人,须菩提!佛知晓一切,看清一切,这些众生已得到我所传授的真髓,他们的福德是不得了啊!为什么呢?因为我完完全全可以知道并看到这些众生,他们不再执着于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这些分别的相,他们也不执者于有什么法,以为有什法可以去除这些相,为什么呢?

“非常多,佛陀!”须菩提答。

因此流着泪向佛陀说:

“所以说,须菩提,所有的菩萨应当这样子生起他们的清净心,不应当住色生心,不应当以五官产生的识而住,应无所住而生其心!”

佛陀在讲空无,懂的人就会懂,不懂的人还真不懂,空无没有任何的法,任何的法都不是空无,进入空无要有相当大的智慧与勇气,一般人是很难了解并实行的。

“佛陀!这部经叫什么好呢?”

当一个人觉察时(新时代的用语),或观照(佛家的用语),或者是一位观察者(量子力学用语)时,你是不能介入你所观察的对象,你只能观看,不能批评,不能判断,更不要问为什么?不然你会问“为什么我要观照”“观察者是意识吗?”,最后你会问“为什么我要呼吸?”然后你会寻求方法,并问我说: “你能告诉我呼吸的技巧吗?这样我才好呼吸!”

为什么呢?须菩提,菩萨如果还有 “我”这个有形的相,“人”这个有形的相,“众生”这个有形的相以及“长寿者”这个有形的相的分别,就不能称为菩萨了!”

须菩提问的这个问题是来自于“第三意识层面”的大脑的“理性思维”。

“是的,佛陀!我很乐意听听您说什么!”须菩提很兴奋的说。

为什么呢?须菩提,菩萨如果还有“我”这个有形的相,“人”这个有形的相,“众生”这个有形的相以及“长寿者”这个有形的相的分别,就不能称为菩萨了!”佛陀是以第六层面的意识来做解说的,第六层面的意识是不具有任何的形相,也没有男女的分别,更没有你我的差异,它就只是“是”的意识,佛陀想再破除须菩提所困在的第三层面意识(理性、逻辑思考、会不断问问题的念头)。

“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可以以有形的身相来见佛吗?”佛陀问。

须菩提真的没开悟!须菩提是一只鹦鹉,他只是在学佛陀说话,佛陀看见了一只学他说话的鹦鹉!须菩提的话还真多,而且又回到先前的那个带着大脑思维的三层面意识提问,“别人相信吗?”、“以后的人会怎么想?”、“佛陀这样讲,有谁听的懂?”、“太玄了吧,佛陀!”须菩提的脑子一直在打转。

不知道须菩提有没有即刻由第五层面意识,跃迁到第六层面意识?须菩提得要把握住机会,不要错过了这关键的一秒…,可惜须菩提还是错过了!

“不可能!佛陀!不可以身相来见佛,为什么?因为佛陀你所说的身相,就不是身相!”

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(四)

佛陀睁大眼睛,心想: 我的天呀!你须菩提是在干什么的,年纪一大把了,是不是平日上课时你都在打瞌睡呀?曾经有一个我教过的学生,我只随意捻了一朵金盏花,一句话也没说,这个叫达摩的学生就开悟了!我给了你两次的机会你都错过了,你说,我要怎么教你呢 ?“我再想想,对了!现在我就用一种否定法来启发你,我说一个肯定,就否定一个,再说一个肯定,再否定一个,看你懂不懂?”

佛说『金刚般若波罗蜜』就不是『金刚般若波罗蜜』,所以才叫『金刚般若波罗蜜』,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佛陀有说任何的法吗?”佛陀怕须菩提又堕入名相及法相里,而无法了悟空无的妙趣。

于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说: 诸位菩萨呀!应当这样降伏你们的心,所有一切的众生,这些众生包括有物质形相的卵生、胎生、湿生、化生,病毒及人类,以及没有物质形相的若“有想”(第四层面的意识存在体),“有想”是因为这些生命还有大脑的运作,尚未脱离大脑的控制,所以还有想,还有若“无想”第五层面的意识存在体,无想是因为没有大脑的运作,大脑不运作就不会产生思想,这些生命已摆脱了大脑的控制,以及若“非有想非无想”;第六层面的意识,它没有想,也没有有想,它只是“是”的存在,一切都只是“是”,它没有不是,也没有不是的是,“是”是一切的存在。我都使他们进入无余涅槃那种最高的意识层面(空无,第七层面意识),如此灭度了无量、无数、无边的众 生,但实在没有一个众生是被我所渡的!

所以佛陀就更进一步来确认他是否真的懂。

“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整个大宇宙的微尘多不多?”佛陀问。

佛陀真的是一位大智慧者,一位真正成佛的佛,一位真正的成道者,佛陀说了这句“我成佛了吗?”是当头的棒喝!须菩提你要怎么回答我?

因为众生若以心(以大脑投射出来的意识)来取相,那么就是着于这四种相了。倘若以我所说的道理为依据,那么也是着于这四种相;若取不是我说的是真实不虚,是不可相信的,那么也同样着于这四种相了。总而言之,相信我说的是真实不虚的,了悟之后,就不要执着我所说的,你们也知道,我经常告诉你们,我所说的道理就好比是一条小船,渡河到对岸之后,就应该把船舍弃,何况它根本也不是法!”

佛陀给须菩提的答案,是属于第五层层面的意识—“我是”,我是一切,一切即我是,“我是这样住!”、“我是这样降伏其心”,如果须菩提能当下领会,如此须菩提将不再受大脑的控制,脱离了大脑,须菩提将会找到家—“我是”,“我是”是纯意识,他不是大脑,因为大脑不是意识,它是思想,它是心念,它是你使用的工具,你是它的主人,佛陀如此想的。

佛陀讲完后就准备闭起眼睛,他等待着…。

“没错!没错!如果有人听闻这部经,他能不惊吓、不恐怖、不畏惧,那一定是一位很稀有的人,为什么?

须菩提你管以后的人怎么想!你也未免想太多了吧!你自己的问题都没解决,还管别人,真是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!难啊!难啊!须菩萨真的是很难教呀!不过不要放弃每一个来到我面前的生命!继续努力!佛陀!

有一次佛陀看看吃饭的时间要到了,就带着弟子到舍卫城去乞食,吃完饭,把脚ㄚ子洗干净,以打坐的姿势坐了下来,准备休息一下,这时也不等佛陀喘息一下,须菩提老先生就从一千两百五十人当中站了起来,迫不及待的问了佛陀一个问题,他问:

于是佛陀很有耐心的说:诸位菩萨呀!应当这样降伏你们的心,所有一切的众生,这些众生包括有物质形相的卵生、胎生、湿生、化生,病毒及人类,以及没有物质形相的若『有想』(第四层面的意识存在体,“有想”是因为这些生命还有大脑的运作,尚未脱离大脑的控制,所以还有想)、还有若“无想”第五层面的意识存在体,无想是因为没有大脑的运作,大脑不运作就不会产生思想,这些生命已摆脱了大脑的控制),以及若“非有想非无想”(第六层面的意识,它没有想,也没有没有想,它只是“是”的存在,一切都只是“是”,它没有不是,也没有不是的是,“是”是一切的存在。)我都使他们进入无余涅槃那种最高的意识层面(空无,第七层面意识),如此灭度了无量、无数、无边的众生,但实在没有一个众生是被我所度的!

佛陀心里想:须菩提呀!我不能回答这个两难的问题,难道你是故意来找碴?我看你没那个胆,看你平日对我这么尊敬,应该是你不太懂才对!那么我要如何开示你呢?佛陀看须菩提年纪那么大了,还没开悟,于是慈悲的对他说:很好,须菩提,正如你所说的,佛陀照顾好每一位菩萨的心念,让每一位菩萨都能察觉到心念的起伏变化。你要好好听,我当为你说,仔细听着: 每一个人都发愿要悟道成佛,就应该“这样子”住!就“这样子”降伏他们的心!这样子就好了!这样子就好了!不要再问了!答案已经给你!再给你多一点,你的心就会更乱!

“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我成佛了吗?我有说法吗?”

本文来源:Ongoing II 大进化二 / 曾坤章 博士

“佛陀!你没有说!”须菩提答。

“一切诸佛,及诸佛的成佛方法,都是从这经出来的,所谓佛法者,即非佛法。”佛法讲的是空无,空无本无法可讲,不要执着于没有的东西,也不要去创造没有的东西,佛法是方便用的名词,以区别是佛陀所说的。

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(二)

“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话语,以后的人如果能听懂佛陀所说的,那一定是成就第一稀有功德的人!他一定可以说是佛了!”须菩提很有信心的说,因为他知道了!

须菩提想起了这句话 “凡所有相,皆是虚妄。若见诸相非相,即见如来。”突然茅塞顿开,开悟了!真是孺子可教也!

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(三)

“须菩提!倘若每一个人都以恒河沙数量那么多的宝藏来布施;倘若有人,在这经中,甚至只是经中的几句话作为修行,并向人解说,他的福德是很多的!”佛陀说。

因为须菩萨问说:“佛陀!以后的人听你这样说,他们真的会有信心吗?”

所以佛陀并没有回答他。

就叫它『金刚般若波罗蜜』吧!你应当以此来修行,为什么呢?须菩提!

“据我对佛陀您所说的,您是没有一定的法叫『成佛之法』,也没有固定的法是您宣说的,为什么呢?因为佛陀所说的法,皆不可取、不可说、不是法、也不是法的不是法。为什么会这样子呢?因为每一个人对空无(不是有、不是无)有不同层次的了悟,而有所差别。”须菩提像鹦鹉一样的说,话多伤神!

佛陀知道须菩提并不了解,于是又举了一些例子让须菩提能够了悟,佛陀又再重举布施的例子,要须菩提“无相布施”,不着于形相来布施,能够这样,福德就像无穷尽的宇宙那么大。无相布施的福德即使是那么大,但是有一种福德比它还要更大,就是相信佛陀所说的,并实践他所说的,纵然是短短的几句话,并向别人解说佛陀所说的,这些人的福德比无相布施来的更大,佛陀又回到原点,从头又重复说了一遍,最后佛陀说:

“不可能!不可以用三十二种好的相来见佛。为什么呢?佛陀所说三十二种好相,就不是好相,所以才取名为三十二相。”须菩提答。

因为我所说的成佛最高智慧,就不是成佛的最高智慧,所以才叫成佛的最高智慧!”

“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?菩萨的佛土是不是很庄严?”佛陀问。

于是佛陀再举布施的例子,要须菩提“无相布施”,不着于形相来布施。在布施的过程中,没有布施的我,没有接受布施的人,能够这样,福德就像无穷尽的宇宙那么大,是没有办法去想像的,菩萨就应当这样“住”。佛陀给了须菩提第六意识层面的答案,现在佛陀想再给须菩提最高意识层面的答案,也就是没有意识的层面,叫“空无”的答案。

佛陀又告诉须菩提,已证得果位的人不会说自己已证得果位,因为认为自己已证得果位的人会堕入我相的执着。在那个层次,但不执着于那个层次,而执着在个层次上的,就不可能在那个层次上。

“须菩提!你的意思怎样 ? 可以以有形的身相来见佛吗 ?”佛陀问。

原标题:你正在呼吸,我怎么教你?(金刚经白话版,建议收藏)

我们尊重原创。部分文章和图片来于网络和网友推荐,如未署名,系检索无法确定原作者,欢迎原作者联系我们。谢谢!

展开全文

“没有,佛陀!你以前在然灯佛的地方,没有得到任何成佛的方法!”须菩提对空无似乎渐渐的了解,有点信心了。

“不!佛陀!为什么?如果是庄严的佛土就不是庄严的佛土,所以才叫庄严。”须菩提答,空无里没有什么是庄严的。

讲完之后,佛陀又告诉须菩提,了悟空无及为他人解说,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!不要小看这部经的重要性。须菩萨想:既然这部经是如此重要,那么总该替它取一个名字吧!于是须菩提问佛陀说:

原标题:斗鱼魔兽世界:黑翼之巢副本竞速赛来袭,世界第一将花落谁家?

原标题:卧室还在摆大床?其实这些设计更加人性化,只是没几个人知道!